你当前的位置:首页 >> 新闻中心 >> 行业新闻 >> 查看新闻新闻中心

自动售货机,商业的新机遇?

作者:lo 来源:本站 发布时间:2015-9-9 9:12:51   点击:1097
解读自动售货机的机遇和障碍

  来源:彭红丹

这是长沙临近火车站的一个大型百货商场——阿波罗商业广场,在二楼的一个转角处,一个小女孩拖着妈妈要去买饮料喝,一台自动售货机,塞入一张钞票,看到六个青青的橙子滚滚落下,几秒钟之后,一杯纯果汁出来了,正如机子上所宣传的,百分百的纯天然、无添加、酸酸甜甜,还有满满的“橙心橙意”。这种名为“康果乐”的机子,在长沙街头已经不是新鲜事物了,年轻人喜欢它的创意,叫它“六个橙子”。

  上午11时许,在广州市百合路的37游戏大厦一楼,穿着“真功夫”、“都城快餐”、“广安面食”等8家餐饮公司制服的员工,正在熟练地向像信箱一样整齐排列的透明小格子里放盒饭。同时,现场两名工作人员在电脑前查看每个格子的状态,并与送餐人员核对数量。1小时之后,办公楼里下班的人群向这里涌来,他们通过手机上的App操控开启一个指定的小格子,取走他们当天早些时候,或是提前一天就已经预订好的午餐。这个6层的办公楼,有上千名员工,约80%的人都在这里解决午饭问题。

  这只是自动售卖机在中国渐渐普及的一个缩影。从单纯的卖饮料,到什么都可以卖,一台机器,就是一个无人的商铺,它解决了人力成本不断提高的问题,又为一些不方便购物的地方,提供了24小时售货的固定点。

  机遇

  每25个日本人就拥有一台自动售货机,而中国仍然不足十万台

  提供午餐的自动售货机,更准确的说法是“友宝便利店”,它背后的公司是深圳友宝。如果你恰好在中午来到北京的银泰网店、民航信息中心,也能看到以同样方式用自动售货机卖快餐的情景。虽然一线城市已经做得风生水起,但在二、三线城市的写字楼,这种快餐售卖形式还很少见到,更多是像“大米先生”这样的开在一楼或者附近的快餐店。

 

  在自动售货机最为发达的日本,在静冈一个十字路口(半径50米内),有15台自动售货机,感觉什么都有卖,人被机器包围了,日本共有503万台自动售货机,平均每25个日本人就拥有一台,不但在地铁、公交站、工厂、学校、展览馆、写字楼等公共场所,小街小巷也无处不在,甚至便利店的旁边都有一台。从饭团、热乌冬面到内衣、避孕套等,很多我们想不到的东西,多达6000多个品种,都在自动售货机中有得卖。而中国,从2000年出现第一台自动售货机开始算起,经过15年时间的发展,至今仍然不足十万台。其中2010年成立的友宝约占小半,它提供的数据是3.8万台,可见中国市场容量之巨大。

移动支付的兴起,以及现在浓厚的020氛围,让友宝觉得迎来了大发展的好机会,他们希望在三、四线城市继续占领工厂和学校。在新的设想中,还有在医院输液大厅摆一台售货机卖自费医疗设备,或在娱乐场所放一台机器自助扫码下单的计划。

  障碍

  最重要的是位置,中国市场缺乏一个引爆点

  2015年7月,友宝获得来自凯雷投资集团5.3亿人民币的融资,这是中国自动售货机行业迄今为止最大的一笔融资,“这意味着自动售货机在中国开始得到全球资本市场的认可,”友宝 CEO 王滨认为。自动售货机其实集合了时髦的概念和新的形态:便利、舍去人工成本、无限可能的商品,这些似乎都赋予它火起来的可能性。但在中国市场,却始终没有一个引爆点让它真正流行起来。

  中国售货机市场,为什么和我们想的不一样?

  《环球企业家》曾报道过一名24岁的湖北年轻人黄恒,在2011年初告别广州的打工生涯,开始做售货机生意。他买了6台自动售货机放到长城汽车河北保定的工厂车间里——位置偏远,车间温度又高,足以支撑这笔小生意。

方向

  售货机商品需“标准化”,开发中国式新品

  去年淘宝“双12”当天,一些大城市的地铁站、医院、校园和办公楼,所有带支付宝功能的自动售货机都参加了“一分钱买饮料”的活动,包括友宝、米源、易触等18家自动售货机品牌。但是,普及自动售货机,仍然有许多痛苦的问题存在。

  日本有500、100、50、10、5、1日元共六种面值的硬币,但在中国,如果你往售货机里投入20元纸币买一瓶3元钱的可乐,只能找你17枚1元硬币。对运营商来说,硬币库存有限,完成几笔这样的交易,售货机可能就会因没零钱而停止服务。另外一个问题是,有时候你的5元钱太旧,机器甚至没法识别。

  售货机这个产业是建立在“标准化”上的,机器里卖的饮料也一样。你会发现日本的饮料虽然包装设计风格迥异,但瓶身的规格都差不多。这是为了让产品方便进入售货机渠道售卖。但国内的饮料瓶身千奇百怪,真正符合售货机货道规格的饮料非常局限,一些形状比较特别的就上不来,比如农夫山泉旗下漏斗状的“打奶茶”。这些造型奇怪的饮料的共同点是:最近几年新上市,售价超过4元,以果汁、茶饮居多,针对白领市场。而行业内对产品的共识是:超过4元钱的饮料在售货机里基本上卖不出去。

 

     自动售货机看起来是一个未来的好生意,像北京这种缺少便利店的城市,不论是写字楼还是居民小区都需要业态的升级。中国人力成本越来越高,对自动售货机也是一个机会。困扰我们发展的也许是小问题,需要很多行业链条的有效甚至是有意的吻合。比如新的机器后台,可以用“微信看店”,实际上就是友宝称之为“智慧运营”的后台系统,通过手机监测售货机,实时获得机器的库存率,缺币情况,是否要补货坐在家里就知道。  

上一条新闻: 拒绝 POS 机和银行卡,肯德基要跟支付宝在一起

下一条新闻: (回顾)CAF2015展小档案